观念摄影中的

来源:http://www.meizhoupingan.com 作者:杏彩摄影 人气:114 发布时间:2019-09-13
摘要: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摄影术也随着被迫打开的国门同时被引进,那个时代,国人刚刚认识了一些来自洋人的玩意儿,当然也包括照相机;那个时代,还有些裹着脚的
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摄影术也随着被迫打开的国门同时被引进,那个时代,国人刚刚认识了一些来自洋人的玩意儿,当然也包括照相机;那个时代,还有些裹着脚的老太太生怕这种异术会摄走了他们的灵魂,当然也不会让孩子靠近;那个时代,所有的人站在照相机前都是庄重的、严肃的,由于后来大家都知道这玩意儿将能定格他们最真实的模样甚至永恒,那都是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的事了。 摄影不到两百年的发展历史,直到今天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摄影诞生之初,大家还都在一个小方木箱盒子研究个明白何以能成像,直到现在工业的进步,尤其数字技术的介入,照相机的愈来愈普及,人人手头都具备一台还不错的数码设备,只需稍微按下快门每个人都可以开始进行影像的“创作”,只不过这种“创作”的价值存在着大与小。随着照相机的普及,摄影术越来越平易,图片的传播越来越公民化,导致图片量的疯狂爆炸,人物、风光、静物……鱼龙混杂,在行业内遭到专业人士及传统艺术力量的排斥和强烈拒绝与质疑,被认为摄影里只有“术”而缺少“艺”,导致“术”与“艺”的界限失去平衡,所以不难理解智利摄影师Sergio Larrain感叹地说:“你可以花几年时间培养出一位摄影师,但不如直接把相机交给一个诗人。”摄影作为艺术门类的一种,当然有深度的作品还是需要经过长期训练且具备艺术家个性表达的技艺才能表现出来。这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摄影亦并非拿来即拍的一种消遣工具! 从观念艺术的角度来谈,在早期摄影术的出现,就已经开始具有“观念”的意识,只是业界还未曾把这一说法给予明确的界定。观念摄影在中国艺术界有很多种提法:如先锋摄影、前卫摄影、实验摄影、概念摄影等,单从定义上来说观念摄影是一种以摄影为媒介的观念艺术创作。摄影作为一种平面视觉艺术,很大程度上和绘画是有关联的,从某种角度来说玩的是同一个事,只是表现的形式和媒介及其方式不同而已。最开始的摄影会从各种角度的模仿绘画,自摄影术发明至今,可以说,画意摄影一直贯穿其中,并且在摄影发展史上起了几个里程碑的作用。例如波兰的摄影艺术家雅罗斯瓦夫·达塔的作品,多以女人体为载体,偶尔也会穿插些实物,犹如古典油画那般摆设,极其讲究的用光使画面富有丰富的影调层次,通过以影调营造空间的立体感觉和被摄介质的质感表现,用柔焦来制造迷离朦胧的效果,在早期这种手法非常普遍。大量尝试各种材料的新奇效果,以摆脱摄影对现实的直接复制感,制造绘画的效果,而且“随意”又“刻意”的动作、姿态,这种“摆拍”同时让画面产生一种特殊的“制作感”和“戏剧感”,“摆拍”在此处营造出一种诗意般的影像乌托邦,又如玛瑞娜·亚姆的《夜间人体》和克莱尔·菲西尼的《梦之悬浮》等作品。 在经过初期技术努力之后,摄影的思维方式和制作手段某种程度上都在向绘画看齐。他们用摄影模仿绘画艺术,“再现”同时“再创造”语境,其方式完全不同于后来最能体现摄影本体特征的瞬间抓拍方式,在本质上和任何传统艺术的创作方式都是一样的,只是此刻画笔被照相机所代替,颜色被感光乳剂所代替等。在这个层面,摄影艺术家会在每个环节精雕细琢,而且会用足够多的时间来不断强化效果,其创作是渐进式的,而不是突发性的。先构思,也就是我们所称的主题先行,决定了作品叙事风格的主题性和典型性,同时,它也往往会导致艺术家的形象思维进入重大题材和经典性叙事的倾向。例如法国观念摄影艺术家贝尔纳•弗孔,他犹如一位电影导演,在布置影片的场景、演员、服装、道具,用人工打造出一个个戏剧化的场景,并用摄影的手段把自己的梦幻封闭在画面之中。在他的作品中,例如《Le banquet宴会》和《Find寻》等,那些匪夷所思的构图、精心设计的场景、挑选演员,沉默玩偶、莫名其妙的大火、戏剧般的故事情节……他让这些舞台化的场景从无到有,构建出一种全新的人造意境,呈现出一种很强的、莫名的、怪异的事件感,又旋即在镜头中成为过去,也用这个过程证明了时间的不可逆性,每一个故事都可以被留恋,即便再留恋,人们也不可能复制往昔,通过影像借以表达对逝去时光的叩问和追忆。作者让摄影的作用从记录变成了创作,这种被后来视为当代摄影从“照相”走向“造相”的典型,开了后现代摄影之先河。 弗孔的观念和风格给中国当代摄影界和艺术界带来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灵感,当然也影响了后来的很多摄影家,马良就是其中的一个。在马良的作品中,呈现出一种超现实视觉影像的虚拟世界,其创作方式是很绘画式的,先构思,后草图,再摆拍,最后拼印合成(亦或者不拼印)。作者通过制造场景或“摆拍”人与物来“再造”一个新的世界图景,例如他的系列作品《二手唐诗》,在这个图景中,体现了作者对人类生活、对人与世界的关系、对人自身的可能性,当然也同时包括了对展开以影像为手段的艺术想象的游戏方式的想象。再造的场景、虚拟的空间、“摆拍”的姿态,呈现出一个人人都可以到达的虚拟空间里,再把这种虚拟体验带回到现实世界的实地经历,这种状态穿越于现实与虚构之间,达到一种状态的平衡,那可能既是有充分的现实依据的,却又是比现实本身更为集中的一种虽夸张却可能更接近本质的真实与真相。鲍昆在其文章《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中说“摆拍并非是为了营造纯粹的艺术效果,而是为了‘场面’和‘事件’的‘真实’”。此处的摆拍与虚构也许会有某种程度的做作,但这种摆拍的“虚假性”可能更有可能接近真实与真相本身,这是一种通过否定摄影的真实与真相而获得的影像超越。 传统画意摄影,导演摆拍的是情节与细节,并诉诸生命理想与伦理主张,而当下中国的这种摄影摆拍的则是场面和事件,往往反映的是一种与个人无关(也许有关)的社会意识形态,因此摆拍在摄影中占据着很特殊的地位,正如兰燕泽在其文章《摄影观念的三重天》中所谈到:“摆拍是一种很有效果的创作手法,但是如果没有相当的现实思考和历史隐喻,就显得完全是为摆而拍,失去了影像艺术的创造力度和意义。” 以上所谈只是从摆拍的角度在思索影像的问题,但在其领域还有很多值得研究和思索的元素。然而摄影艺术家安身立命之根基在于其摄影作品思想上的新锐,和作为一种观看方式的个性化。毋庸置疑,对于摄影艺术家来说(其实各艺术领域皆如此),如今比技法或设备更重要的是眼界,比眼界更重要的是人文素养,留给摄影艺术家更艰难的便是这种精英化的人文境界。可以说:摄影,也将越来越在摄影之外。

雅罗斯瓦夫·达塔作品

雅罗斯瓦夫·达塔作品

玛瑞娜•亚姆作品

克莱尔•菲西尼作品

贝尔纳•弗孔作品

贝尔纳•弗孔作品

马良作品

马良作品

本文由杏彩发布于杏彩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观念摄影中的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